我是个胆小鬼

秦腔

隔壁传来秦腔声,忽然之间,觉得生活好惬意。

脑海中不由浮出一副场景:夏日夜空下,躺椅上的老爷爷,摇着蒲扇,地上放着浓茶,微闭眼睛,听着收音机里陕西人的曲。

小时候,每逢唱大戏,底下都是老爷爷老太太,端个小板凳,听得滋滋有味。而我,总是喜欢旁边摆的小摊,有玩具,有零食,有小伙伴。耳边的戏曲声,我一句都听不懂,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一句话一个字要唱那么久。

过去的一切,到现在变成了泛黄的记忆,熟悉温暖。而秦腔声,让我恍惚觉得自己老了,它翻过过去,经过现在,来到未来:那时我满口的牙都没了,就像奶奶,头发花白,满脸皱纹。

评论